我們的故事(一)

人物:Mandy家庭背景:單親,育有一子(剛大學畢業,待業中)經濟狀況:低收入家庭在「好廢」中的角色:製皂師傅 一個失婚屋邨女人仔,帶住個仔,學歷只有中學畢業,沒有正職,低收入⋯⋯這些一切加起來,噢⋯⋯人生從來沒答應你一定會如意呀! Mandy同很多其他女人仔一樣,結婚後下一個步驟就是生仔,之後,更follow女人幻想中的幸福程式,成為全職家庭主婦⋯⋯。除了人生不一定如意,程式也沒有必定能倒模式成功的道理。當Mandy滿以為只要事事以家人為重心,就可以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時,卻因為看得太重捉得太緊,在家人之間慢慢捉起了圍牆,最後⋯⋯倒模不成,還離婚收場。 婚姻失敗,一個人帶著兒子,Mandy的生活瞬間失重,跌落人生谷底,不想再頽廢下去,她下了一個決定:走出家庭。 走出家庭,了解世界,給兒子給自己更多空間,也為自己眼前的生活定個位。Mandy在兒子還是個小學生時,參加了兒子學校的「故事媽媽」活動,發挖了自己講故事的潛能,後來更由學校走到靈實醫院及公共圖書館,成為院內及館內的「故事姨姨」;一講就十幾年,無間斷地替很多陌生家庭的家長及小朋友,帶來故事共享時光。 Mandy發現走出家庭之後,跟兒子的關係反而慢慢變好,少了磨擦,多了溝通及諒解,同時社交圈子擴闊了,自己變得開朗,對生活有了更明確的方向;Mandy希望在社區中參與更多。 其後,Mandy加入了香港婦女勞工協會(女工會),最初的角色是女工會的環保大使,負責製造蚊膏、紫雲膏等產品;直至兩三年前,「好廢」找女工會發展廢油皂液,Mandy就成為我們的製皂姨姨。她說:「最初接觸手工製環保產品時,對於環保這個大議題,其實沒有任何使命感,只是覺得有門手藝旁身,百利而無一害。」 雖然Mandy口口聲聲說沒有使命感,但跟她談道製皂時遇到生產質量或交期問題時,她就變得非常認真起來,她認為不能有一點半分的輕率,「因為做出來的不論是手工皂好、皂液也好,都必定要保持到良好品質,交貨期及交貨量也要能配合客人的要求,因為我是製皂者,當然不希望自己做出來的產品出問題。」 不過,也有失手的時候。 以天然材質經人手製皂,相比起以化學品為材料製皂,有更多不穩定狀況,所要面對的問題就比用化學品及機器製造所遇到的問題會更多,Mandy在過去多年的製皂生涯中,也有遇過難題,例如再生油及梘水的份量比例稍有偏差,或當批再生油的質量不佳,就可能會出現無法皂化的情況。希望做好自己份工的她,當遇到不同問題時,必定虛心學習,研究問題出在哪裡,尋找解決方法。 「好廢」的家用清潔劑系列產品,要求用料簡單,不添加對皮膚及環境有害的起泡劑、增白劑、螢光劑等化學品;Mandy本著這份「沒有使命感的責任感」,兩年前替「好廢」做了第一支多用途清潔劑,經過兩年來不斷改進,增加到現在的五款不同家用清潔劑,令「好廢」成為全本地材料回收、製造、包裝及銷售的一個環保清潔用品品牌。 Mandy不是人生勝利組組員,一直強調自己「乜都唔識」,卻花了十多年在社區中講故事,對保護環境毫無「使命感」,卻願意加入推廣極趕客的環保產品製造行列;由人生失重,到逐漸找到生活方向,主動反思並改善家庭關係,走入社區發展自己所長;Mandy其實只是憑著一份面對突如其來變遷的勇氣、一次轉念、一份積極,與我們一起令世界變得更美好。